您现在的位置:心情文章

【my heart】 will go on

作者:admin 日期:2015-6-17 12:29:02
一场酒醒了,是阳光把我叫醒的,不是记忆把我吵醒。我知道酒后的睡眠是干净而彻底的,似乎连做梦的能力都没有了。头脑里一片空白,记忆变成了一片废墟,我有一种恍惚如隔世的感觉,秋天的阳光就那么随意地泼洒在我的身上,温暖中总有几分冷漠,摇摇头,头痛愈裂。醉一次,我的心就有一种被掏空的疼痛,似乎有一种被晒在沙滩上的焦灼与无力,等我的心再回到我的胸中的时候,我觉得我似乎又回不到从前又走不到现在的那种茫然与空洞。在一场又一场的醉酒中,我一点一点地老去,我的心变得在麻木中又格外的敏感。 昨晚我不记得我怎么回来了,我只记得喝到最后,我把喝上的酒水都变成泪水,我的生命就被那两种液体浸泡着,无声的燃烧着,酒水又辛又辣,泪水又苦又咸,那种五脏六腑俱焚的疼覆盖了我心灵的旷野,我似乎就看到我的心就那么碎成片片,如一场梅花雪纷纷飘落,我多希望就那么一场刻骨的心碎覆盖我所有的记忆,醒了以后,我不再疼痛,我不再流泪,忘了关于你的点点滴滴。可是我知道不着边际的痛,那无边无际的忧伤清醒的日子追随着我,醉酒的日子缠绕着我,我走不出去。 一屋子的阳光静静的等候,时间在旁边默不作声,一转身,孤独依旧躺在我的身边。楼下偶尔传来孩子们的嬉笑,我看到窗外那一隅湛蓝的天空了,我心里的痛被阳光揉碎又洒在我的伤口上,我不知道我的伤口在什么位置,我只知道我浑身都有一种无处不在的疼痛,我不知道这种方式一次一次的告别是一点一点地忘记呢,还是一丝一缕的铭记呢?多久了我没有这样肆无忌惮的想过你了,多久了我再深的疼痛我也只是沉默。每一次酒醒了,我总找不到我生命的重心,我总有一种 衣带渐宽终不悔,为伊消得人憔悴 的感觉,可是伊人何在?我更没勇气揽镜自照, 日日花前常病酒,不辞镜里朱颜瘦 ,可是瘦了为谁?我不知道昨夜是不是雨疏风骤,是不是月亮流着泪水打湿了一大片星辰,可是昨夜的星辰昨夜的风中你又在何处? 一川烟草,满城风絮,梅子黄时雨 的时候你又在哪里?多少时光我就以这样的方式想你,一种潮湿蔓延在我的心头,满世界都回荡着你得脚步声,我听到我的爱情在枕边轻轻叹息,我看到我的爱情孤独的背影又徜徉在深秋的风里。 为什么当一场酒醉之后,一切记忆都死去了,唯独那份思绪依然在我的痛苦中跳跃,半年的光阴也该埋葬了那份单薄的感情,可是,多少次以这样的方式告别,我依然守着自己的空白。我想不起我说了些什么,我知道我一定又被泪水淹没了,我为什么经常给你制造这份尴尬呢?明明知道,你离开我的那一瞬间,就和我相向而行,我如潮的痛苦淹没的只能是我沧桑而抑郁的容颜,再深的痛只能是默不作声。梦里总是看见,醒来却不敢去想,不敢去触摸,我已经嗜痂成癖了。这样的时候,我心情灰的找不到一点点缺口,铺天盖地的痛蔓延开来,我便有一种找不到伤口却又无处不在的疼痛,我知道对你得思念就像是一樽酒,我永远活在那分记亿的芬芳里,希望总是蔓延在伤口里。 我知道我不能再这样沉沦下去了,脚下的路不能再靠记忆照亮了,心灵深处也不能再靠记忆取暖了。有时候觉得心老了,老的像一棵饱经沧桑的树了,对季节里的风霜雪雨都不再敏感了。可是失去的是无可比拟的心动,留下的却是不可名状的迷恋,我不知道什么样的迷恋需要用我的泪水一边边的祭奠,这样的祭奠是为了忘却,还是为了更好的记住呢?原以为埋葬就是一种死亡,如今我才明白,埋葬是另一种新生,记忆里的坟冢已经郁郁葱葱,随着思念摇曳的岌岌草如同我的执著,我的坚守,也许有些人是用一生去回首的。 窗外阳光纷纷扰扰了,屋内我依然恍如隔世,我知道我不是孤独才爱上你,而是我爱上你才变得那么孤独,不是因为寂寞才想你,而是想你得时候才明白什么是寂寞。记忆里的笑声与泪水就把我寂寞的日子一寸寸拉长。想你的时候,心里就有水一样的湿润与渴望慢慢掠过,我又一种窒息的心痛,甜蜜的怅然,一点心慌,一点酸楚 是不是爱一个人就像春天的常春藤,总是缠绕,一直把自己缠得没法呼吸,到了秋天,枝枝节节都写满了攀援的快乐与枯萎的苦痛,密密匝匝的心事给了我呼吸又让我窒息,我就眼睁睁看着自己被时间流放,被爱情放逐,我就那样放任我的苦痛,我才知道有多少开始没有结束,我的忧伤结冰了,冻的心都麻木不堪了,也就不那么痛了,没有你的日子就那么傻傻地过,让记忆的清香弥漫着我的每一个寂寞而又平淡得日子。也许爱如秋叶,随风而至,随风而逝,多少时光我觉的寂静比喧嚣更为张扬,在寂静里满世界都飘荡着你得身影,喧嚣的时光我在肆意挥洒我的寂寞。我的寂寞睁着空洞的眼冷冷注视着没有你的日子我是怎么走过,一个人守着爱情的残羹冷炙,心里也早就杯盘狼藉了,也许爱过才知情重,醉过方知酒浓。 很多时间我不敢去想,仰首是秋,俯首已是冬,我再醉上几次日子可以滑过这个冬天,你再告诉我,再走过几个秋,再涉过几个冬,我可以忘了你。看着秋风中奔跑的落叶我不再去推想你伤感的容颜,看着冬日里倔强而固执的落木我不再渴盼你温柔的视线,爱你就如我门外的这条小河,我无法改变她的方向。想你已经是一种习惯,我的爱情已是花发苍颜了,流年偷换,唯独没换的是你略带沧桑而抑郁的脸。 戒了吧,从今天起,我做个幸福的人,一点一点戒了你,一场一场戒了酒,哭过了,爱过了,笑过了,痛过了,然后我就糊涂的心安理得,等待着岁月的霜从头顶一片一片落下,等有一天我们都老得找不到一点点曾经年轻的证据,我再见到你,我会笑笑说,我是一场又一场的酒把我摧残老了,我曾用心爱过你,可是一切都过去了 新的寄托新的希望里、希望我会幸福。
下一篇:没有资料
Baidu